那個因緣際會

2014年的夏天結束打工度假後,回台灣找工作不知為何屢屢碰壁。有天朋友傳來一份日本某戶人家徵保母兼管家的訊息,「想讓孩子從小培養國際觀。徵喜歡孩子、會做簡單料理家務的台灣人。」喔!這根本符合我!二話不說坐在電腦上打起日文履歷,也很快的得到對方回應,「希望能見一面談談。」

跟我面談的是在台灣工作十幾年的日本某媒體公司社長,他說因為工作關係剛好同事拜託找個台灣的保母。「投履歷的人很多,但是對方對妳很有興趣,希望妳可以到他們家試用一周看看,當然機票錢他們會出。」

職業不分高低

對家人來說,這有可能是詐欺,日本保母這麼多,什麼國際觀會需要大老遠找台灣人;對家人來說,這根本就是蓄意找廉價台灣幫傭,而我竟然敢自低身價只為了回到日本。「為了去日本你連當乞丐都願意!」恩,是的,那時候媽媽的確是這麼失去理智的怒吼。

家裡烏煙瘴氣了好多天,本來想想算了吧,為了家庭和諧我放棄。但對方社長非常有誠意地打了一封很長的信,內容大致上是竭力挽留,並且一而再再而三地強調並非是去日本當女傭,這是個有意義能學到很多的工作。「說實話,這對夫妻在日本小有名氣,走在上流社會,這份工作可以讓你開闊眼界、也能讓你看到也許不曾有過的世面、跟著這對夫妻接觸形形色色的人事......」「再來,我必須嚴肅的跟你說,在我們日本,就算是女傭,也是堂堂正正的工作不會被人家看不起!我不太明白你們台灣怎麼會這樣子想法呢?」
不論是可以見世面、還有堂堂正正工作的這番話,我都被深深打動。加上弟弟的(唯一)支持,我選擇了跟家人抵抗,走自己想走的路。
試用的那週,這份工作似乎就是很稀鬆平常的帶孩子、稍微整潔一下家裡、做早餐跟晚餐而已。貴夫人挺著大肚子說:「我對妳很滿意,真心希望妳能來。」「吃住都在我們家。」另外貴夫人也動用關係幫我申請上一間語言學校,「就當贊助妳多學習日文吧!相信對妳未來會有幫助。」就這樣的因緣際會,我又回來日本了,這次是以留學生(語言學校)的身分回來,白天上學,下午回到豪宅打工。一切都這麼的不真實、像夢一樣。
一對兄妹,三歲及兩歲,再隔不久後嬰兒誕生。除了我還有一個專門顧嬰兒的韓國保母,我負責帶兩隻小鬼及簡單家務,韓國大媽負責嬰兒跟餐點,要怎麼說呢,還算合作無間。

那時候唯一苦惱的應該是如何跟兩隻小鬼培養感情、該說日文還中文?講日文又擔心講不好無法溝通,就這樣不斷擔心著,跟孩子之間的距離完全沒有拉近。雖然自己是在幼稚園長大的,對帶孩子相當有一手,但如果這孩子的家長都在一旁,要自然相處(或管教)還是很棘手。有天鼓起勇氣找貴夫人談談,貴夫人說我可以講中文,她本來就希望小孩能夠學第二種語言,再來我不需要特別管教小孩,「管教小孩是我這個媽媽的工作。」她說我只要全心跟兩個小孩培養感情就好。
跟孩子終於慢慢打成一片真開心

跟孩子終於慢慢打成一片真開心

挫折─仙度瑞拉與後母

一個月後,漸漸的我們發現工作量越來越多、貴夫人的要求也越來越嚴苛越來越莫名.....。

重度潔癖,無法忍受地板桌子及床上有任何一根頭髮
起床後要把全家的棉被跟枕頭都用滾輪黏掉所有頭髮
每天早上都要洗全家人的睡衣,洗完晾乾後要燙平
每天晚上都要洗全家人用過的毛巾跟浴巾、洗完晾乾還得熨斗燙平
每週日都要洗被單曬被子,被單曬乾後要燙平
每天早晚都一定要吸地拖地
在餐點上也是百般挑剔,做得太簡單不行、必須要均衡的蛋豆魚肉
小孩挑食不吃是你們保母管家的問題,請反省自己的廚藝
味道太重不行,本夫人我在體重控制
......等等等等

「把這兩隻通通都給我帶走!」兩個大的僅差一歲,又正是特別黏媽媽的年紀,貴夫人既要餵嬰兒又要應付兩個老是吵鬧不休尖叫哭鬧的孩子,她的脾氣越來越差,她開始責怪我辦事不足,竟然無法收服兩個孩子的心;韓國大媽休假的日子,我一個人早上要上學、放學開始家務、傍晚接兩隻野獸回家後又要弄飯,常常手忙腳亂......「妳不是會講日文嗎?怎麼我講話都聽不懂蛤?」再加上很多關於孩子物品的日文根本也沒學過,尿布奶瓶爽身粉等等,許多問題開始產生,每天都在被責罵被冷言冷語下,我開始感到後悔,「也許當初就不該來這。」
整理完的書房一陣子後又亂了

整理完的書房一陣子後又亂了

「那個地板久了都變色了,妳可以用漂白水把全部客廳擦白嗎?」「我發現浴室天花板有點長霉,麻煩妳清一下好不好」「我知道現在很晚了但是我剛剛看到蓮蓬頭的出水口有生霉,可以麻煩妳嗎?太噁心了......」

請問妳洗澡不洗澡研究天花板跟蓮蓬頭幹什麼?晚上十點多,我在清浴室天花板跟蓮蓬頭。我很後悔不應該包住,我根本沒有固定下班時間。這秒她說謝謝晚安,下一秒她又來敲門。

除了忙不完的家務還得隨時待命服侍王子跟公主。他們只要想吃、想玩、想做,他們的老母都一律「去找少女」。當我終於清完客廳廚房,「少女醬,我餓了!媽媽叫妳做鬆餅!」當晚上十一點我終於結束一切爬上床,「少女醬,我想吃芭那那!」......

要不要乾脆回台灣,安分守己找份工作待在家人身邊的念頭不斷湧起.....「白癡!是想家還是過得不好。請妳記得,這是妳決定的事,請妳完成它。」當我把這想法跟弟弟說,卻遭到弟弟這樣直接無情的回覆。就像弟弟說的,這是我決定的事,我得完成它;既然當初不顧父母反對硬要投入,就應該做點什麼留下成就、就算最後失敗也沒關係,至少我曾經盡心盡力。我還沒有盡自己所能就開始想著放棄著實太早也太沒志氣。人生還很長,現在的一點挫折就受不了未來的路怎麼前進?就這麼想著。一切似乎豁然開朗撥雲見日。
靜岡  大大小小一起出遊

靜岡 大大小小一起出遊

成長

日文不好?沒關係,錯誤中長記性;無法收服兩隻野獸的心?我拿出看家本領,兩隻野獸的愛好已摸清了要收服心根本不是問題,講母語比較順也比較能掌控主導權,我後來一律對兩隻野獸講中文(管教時也不用太擔心貴夫人)。老是手忙腳亂?我開始規劃時間,在幾點前打掃完、幾點前要完成什麼家務,後來還能有時間喝杯咖啡呢!

不過在寵兒方面,她不在時我是老大;她在時我依然要伺奉(聽從)兩個小主子;深夜被呼喚就邊打掃邊唱仙度瑞拉配樂「等待王子來臨」苦中作樂。
睡著的小野獸總是療癒人

睡著的小野獸總是療癒人

貴夫人

漸漸的我也大概了解貴夫人的個性,潔癖到神經質、講話很直很酸但其實並非惡意。(外加極度寵兒)掌握了貴夫人的脾氣,相處下來自然好很多。
貴夫人從小在繁華的東京長大,身材高挑一頭長髮,白皙的肌膚更顯出冰宮女王的氣息。上流身分的關係常常出門需要交際。有的時候她會帶著孩子帶著我,有的時候她自己穿戴華麗的踩高跟鞋帶著司機(隨從)。

「這就是所謂的有錢上流.....」一棟郊外別墅開著紅酒party、一整桌的義大利美食......每個人穿著都不會太炫麗但一看就能感覺到高貴氣質。每個人都溫和友善彬彬有禮(相較下來我們貴夫人還比較傲氣),她比較大牌吧(苦笑)
這一年半載我的廚藝根本大精進

這一年半載我的廚藝根本大精進

媽媽友

後來我慢慢發現日本父母到假日一定帶孩子出門,很少宅著,就算是下雨也會找室內供孩子玩樂的地方。
大部分的假日貴夫人都是跟有錢(但低調)的媽媽友們一起帶孩子出門,「大家聚在一起,小孩有更多玩伴比較開心,我們媽媽人多也可以互相幫忙照應。」她們是這麼說的。但千萬不要相信日劇上媽媽帶出門的都是可愛小天使,根本「一堆野獸!」。

只是的確,日本的媽媽很少在公共場合失控吼孩子,管教都是輕聲細語,縱使小孩再頑皮,很多時候我都想吼了,總覺得大家怎麼這麼寵孩子。「形象。」「打罵不如講道理。」我想應該是這樣。再來,媽媽們出去都是穿戴美美的,連去幼稚園接送上下學也都穿戴整齊還化妝呢!這讓原本都是披頭散髮接送的我感到有點不好意思(小野獸們超難控制到底哪來時間打扮)。尤其有天看到一位爸爸超.帥.的,之後我接送孩子都會穿戴整齊(?
有些教育我覺得挺好,比如說到誰家作客,吃完飯後媽媽們都會一起收拾、洗碗、整理清潔;回家前玩過的玩具在離開前也會請孩子們一起收拾。印象中以前我們家雖然好客,但也很怕接待客人,客人回家後我們總是收拾得好累唷!

爸爸去哪了?

「我都當我單親。」貴老爺工作的關係很少在家,貴夫人也習以為常。而她的媽媽友們的丈夫,也都很少在家。在日本,老公因為工作不在家很平常,如果都在家還可能會被嫌棄覺得你有在做事嗎?不過當他們在家時,他們大多會幫忙帶孩子,孩子們很少看到爸爸,爸爸一在家自然都會撲上去,剛好可以讓媽媽們稍微喘口氣。

惡夢

老三胖嬰

老三胖嬰

充實的日子過了半年後,韓國大媽決定回國,新來的韓國大嬸無法適應貴夫人的個性,說離開就離開。再也徵不到新保母的之後,我多增了新的工作—做飯加帶嬰兒。我白天上學、午後都在家務還要弄飯,胖嬰從保育園回家後都我背著、晚上大家睡了我跟每一小時要起來喝奶的嬰兒共枕......前所未有的巨大考驗,也徹底的讓我崩潰。
貴夫人無法忍受小孩哭,所以造就了兩個大的一遇到不順心的就會秒哭;胖嬰只要哭,貴夫人都會要保母快點餵奶快點背著快點換尿布,所以造就了胖嬰沒人抱著他就是哭。「你看好可憐哭成這樣!都滿身汗了!」有的時候真的很忙,也判斷胖嬰只是想要抱抱沒有不舒服時我會暫時不管他,但貴夫人聽到都會過來責備,很多時候都有衝動跟她回嘴不然你來做飯(家務)我來抱。
之後的休假都是泡在咖啡廳一整天放空

之後的休假都是泡在咖啡廳一整天放空

從來沒有因為遇到挫折或委屈而落淚的我,有天抱著發燒哭泣不已的嬰兒走到陽台,貴夫人帶著兩個大的已經睡了,抱著胖嬰我的眼淚也跟著大把大把的落下。「你到底要我怎樣......」那天,我突然體會為什麼有些媽媽會失控殺了自己的孩子。有那麼一瞬間我有衝動把懷裡的嬰兒往樓下丟......
做作業都帶著嬰兒

做作業都帶著嬰兒

蛻變-我是偽老母

那次哭完後,鼻涕眼淚抹乾後日子還是要過。好在貴夫人看出我帶嬰兒非常吃力,開始會幫忙分擔家務、幫忙帶兩隻小野獸,有時候的假日媽媽友聚會會讓我在家帶嬰兒「反正嬰兒去水族館也看不懂。」之類的理由,但是會囑咐我必須帶嬰兒到家裡附近走走做做光合作用。
另外我也不知怎麼來的一股氣魄(也許倔強吧),困難就是要克服。胖嬰被我訓練了一路可以睡到早上不喝奶、也看準胖嬰午睡時間先弄好晚餐等大家回來加熱端出、一手抱嬰一手泡牛奶、兩隻小野獸媽媽不在時沒人可以任性我是嚴師.....後來一個人可以背著小的牽中的嘴控制大的,一個人帶三個孩子出門。「你們放心去約會吧!我可以。」貴夫妻對我甚是放心,有時候兩人會放著三個孩子出門。
一打三

一打三

只差生育跟哺乳,我已完全是個老母。
「有你在的這一年多來真的幫助很多!」「真的謝謝你!」「雖然一直都覺得少女對小孩太嚴格,但又不得不說有她管教兩個大的規矩好很多!」一年半後我想想我的學業跟這份工作的成就差不多了,該功成身退了便提了辭職,貴夫人一開始並不想放人,可惜這份工作日本政府不會給就勞簽證。(我也不想多待,我還想活)
這一年多來我見了世面、上流人家的談吐、他們的社交;我大致了解日本媽媽友的文化大概是甚麼樣、日本幼稚園跟台灣不一樣,剛好我未來也打算定居在日本可以供為參考;我學會了不以偏概全孩子,當初兩個大被寵壞的任性我看不順眼,但漸漸地我也發現他們也有許多優點;每一兩個月就跟著出遠門旅行,雖然大多追著小孩跑無暇悠哉......
以為在玩水使壞原來是想做冰給大家吃

以為在玩水使壞原來是想做冰給大家吃

後記

這份工作雖然惡夢連連,但也是常人不太可能有機會碰到。離開前胖嬰不斷發高燒,且總是哭著要我抱(不要她媽媽),貴夫人說胖嬰把我當自己的媽媽了,可能也知道我準備離開了所以自體性發了高燒不希望我走。離開那天我抱著胖嬰哭了,比起兩個大的,最有感情的還是共枕的那個。

喔對了,日本的爺爺奶奶不太插手干預管教小孩,他們認為管教小孩是父母的責任。所以即便那時外婆也覺得貴夫人太寵孫了,卻也不多說什麼。這一點台灣真的該學習學習。

之後我找機會再回去看孩子,才知道我離開後貴夫人逼走了很多其他新來的保母「那個台灣來的少女都做的到妳們呢?」她用我的標準去要求其他保母,卻沒一個符合。正因為再也找不到可以顧三隻又家務又是料理的強人,她只好放寬許多標準,比如浴巾毛巾睡衣不用熨,摺一摺就好....等等。這看在一路咬牙爬到強者管家之位的我,「能者多勞」我當初要是裝傻是不是也能好過一些呢......。(搥胸
44 件

作者

茶目少女
來日六年。一路經歷打工度假、留學、工作,現居箱根鄉下自閉自足自得其樂。亦正亦邪陽光黑暗集一身的茶目少女 臉書粉專: 繼母與兩隻貓IN日本日常
https://www.facebook.com/inapartment33/?modal=admin_todo_tour

相關文章

工商文章

相關關鍵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