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小就幻想搭著夜行列車的感覺與心情,只是等到自己可以到日本旅遊時,因為新幹線的開通、飛機的快速與便利,許多的夜行列車還來不及搭乘,就一一退役消失在日本鐵道的舞台。

無法體會從上野出發的夜行列車,經過一夜奔馳,在清晨時分來到雪中的青森,去體驗回鄉歸人淒愴之情。
札幌發車的夜行列車

第一次搭乘寢台列車是從開羅到路克索那一段,在搖晃行駛的列車,床鋪像搖籃般舒適。

愛上了這種感覺,第一次搭著半夜從北海道札幌出發的夜間急行寢台列車─はまなす(Hamanasu)號,當車長廣播列車正通過青函隧道穿過津輕海峽時,情緒竟沒來由的開始興奮起來。
夜行列車在清晨五點半來到終點站青森

列車清晨五點半來到終點站,車站台月上醒目的紅蘋果,正提醒旅客已來到蘋果的故鄉青森。
車站台月的紅蘋果,告訴旅客已來到蘋果的故鄉青森

清晨濃霧尚未退去的青森車站,站外滿開雪白的蘋果花,讓青森站有點像是籠罩在大雪中的感覺一般,多數的青森人們尚未醒來,只是是車站往來的人群,已開始忙碌的一天。

夜行列車的青春記憶

清晨濃霧尚未退去的青森車站

晨霧的青森車站有種矇矓的美

每年總要有一次這樣的旅行,在はまなす(Hamanasu)夜行列車尚未停駛前,不論是從青森出發往北海道去,或者是札幌出發,回來本州,如此的行程周而復始的進行,有時在春天、有時在大雪紛飛的冬季,而這是我過往的青春記憶。

有一次在青森站下車後,突然想去龍飛岬吹津輕海峽的風,於是沒有照表操課,照既定的行程繼續搭車到新青森,再換搭東北新幹線はやぶさ(Hayabusa)往東京出發,而是臨時改變行程,拖著行李跳上開往蟹田的普通列車。
在蟹田站日本文豪太宰治親手寫的木牌

前世情緣 殘存的記憶

對於這種隨性與沒來由的情緒,只有在青森才會發作,猜想在我在千百次的投胎與輪迴中,有一世一定是埃及人和青森人,因為只有在這2個地方會會出現奇妙的而熟悉的感覺。

這種感覺就像初次見到某人,但是腦子裡面卻有殘存的影像,有種既視感與似曾相識的感覺。
記得當年在半夜到了埃及,在開羅悶熱而凝結的空氣中,從飯店的窗外看到夜幕下的金字塔,整個人居然像被電到一般起雞皮疙瘩,然後有一種想掉淚的感動。

第2次是就在青森看到連絡船時,有著深深的悸動。
在千百次的投胎與輪迴中,有一世一定是青森人

被縫在記憶中的蘋果花

我的阿公與阿嬤是受日本教育的,因此從小就是聽著演歌長大,我猜青森的蘋果花與雲與雪,應是從小就被我阿嬤用針與線,把美空雲雀還有石川小百合的歌,一起縫在我的記憶裡,雖然我聽不懂輕津話,每回聽見那津輕弁,卻有種莫名而熟悉的親切感。
青森的蘋果花與雲與雪,從小就被縫在記憶裡

從青森出發在蟹田轉搭津輕線,到本州最北端的三廄(みんまや,Minmaya)車站。這裡一天往返只有5班車,僅供當地居民與學生上班或通學之用。
從青森出發在蟹田轉搭津輕線到本州最北端的三廄駅

與紐約、羅馬同緯度的蟹田站

在JR津輕線上很多人都是遺世而獨立的無人車站,默默的送迎稀少的乘客,三廄站是JR東日本津輕線最北的終站,是東北地區100個代表車站之一。
列車來到終點站三廄站
搭著第一班車到三廄,雖然一路藍天白雲,陽光燦爛隨著列車而行,但早上青森霧氣有一點重,不知道站在龍飛岬時能不能看到北海道,忐忑不安的心情一直跟著列車往前行。
可能是假日的關係,有不少觀光客我一樣,手中拖著行李箱,來到這個偏遠的小站,只是要在鄉下小站找行李置物櫃應該很難,心想到時向站務人員求情,可能會讓我放一下。

等我拍完月台、鐵軌與列車的相片後,走到車站時,看到站務人員正在拒絕一個拖著行李的日本歐吉桑寄放行李的情求,看樣子我大概也無法寄放了!
三廄站是JR東日本津輕線最北的終站

不過,我還是試問向站務員詢問寄放行李的可能性,但是日本職場的嚴格規定,並不會因為我是外國人就同情我,站務員一樣老實不客氣的拒絕了我呀!

拖著行李走出車站,心想可能要跟《SPEC》的女主角當麻紗綾一樣,拖著行李跑了。

樂觀的討海人 樸實的鄉間情

此時開著外濱町循環巴士的大叔,看我提著行李上車,看出我的苦惱後竟然大方的跟我說,「行李箱就放在我車子後面吧!我來幫你管理!」

聽聞此語,淚水都快掉下來了,這就是到鄉下旅行會上癮的人情味呀!這種人情味是種戒不掉的感覺呀。
循環巴士提供居民與遊客便利的交通

上車後未到發車時間,巴士大叔與我閒聊了起來,知道我來自台灣,一整個驚訝的說「可是這裡什麼都沒有呀!」

我說,我小時候看過高倉健演的《海峽》,想站在本州的最北端遠望北海道、吹著津輕海峽的風,摸津輕海峽的水呀!
高倉健主演《海峽》的電影海報,依然保存在此

聽完我說的原因後,巴士大叔又笑著說:「你怎麼知道最本州的北端是龍飛岬?」

因為石川小百合在《津輕海峽.冬景色》有寫「看呀!那就是北方的最盡頭-龍飛岬,不相識的陌生人指著遠處這樣說。」
石川小百合的《津輕海峽.冬景色》歌謠碑矗立在此

巴士大叔笑的更開心的著說:「可是你今天可能也看不到喔!因為海面上的霧氣很重!」

厚重的霧氣無法看清北海道

發車前巴士大叔怕我錯過回青森的班車,畢竟這裡一天只有5班車,巴士大叔特地交代說,從三廄駅到燈台約半個小時左右,若要趕上三廄開往蟹田的班車,要記得每一站的上車時,若是你要走階段國道到漁港,在郵局前上車的時間也要記好喔!

巴士大叔用那濃厚的津輕腔,就像父親叮嚀小孩一般,細細的交代每一站的搭車的時間,就怕我錯過了班車時間。
巴士大叔怕我錯過回青森的班車,特地交代每一站的發車時間

下了車之後,走到龍飛崎燈台展望台發現今天的雲霧果然很重!

根本看不到北海道,走下來時跟這裡賣店的婆婆就開始聊天起來,婆婆們說這裡叫做風之岬,因為這裡的海風真的很強,每年十月下雪後,沒有觀光客就得關店休息了,賣店生意不好做,年輕人都不想接!

每年十月下雪後,這裡風強雪大,就沒有觀光客

婆婆給我看她當漁師老公抓到大章魚的腳,婆婆們樂觀的個性,總讓我覺得靠天與靠海吃飯的人,個性比較樂觀 !
這裡又叫做風之岬,因為這裡的海風真的很強

告別賣店的婆婆往漁港走下去,其實有一點想在此住個2~3天,如果不住旅館,我又不可能厚著臉去敲人家門說,「請讓我住一晚!」這種事我辦不到呀!

140公尺下海底遇見青函隧道的歷史

這裡是當年挖掘青函海底隧道的基地

為了紀念當年挖掘青函海底隧道的紀錄,這裡還有一座紀錄當年青函海底隧道挖堀歷史的紀念館,保留當年挖堀的工具,忠實呈現當年隧道挖掘的軌跡,而遊客還可搭工程車到地下140公尺深坑道,參觀青函海底隧道。
紀念當年挖掘青函海底隧道的紀念館

遊客可以在此搭龍飛斜坑線的工程車,10分鐘內就可進到地底。解說人員告訴我,這是當年青函隧道在挖掘時,做為運送工作人員和物資的路線。

投票

※投票後別忘了在FB分享給朋友喔!

投票完成

71 件

作者

應逃小玩子
在台北水泥叢林職場求生的小女子,靠著旅日放空咨意在日本田舍裡吸取生命該有的養份,成為再前進的動力。
第一屆Cue日本徵文比賽
參賽文章一覽由此去!

相關文章

工商文章

相關關鍵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