遊客可以在此搭龍飛斜坑線的工程車,體驗進入海底的感覺

遊客可以在此搭龍飛斜坑線的工程車進到海底

當巨大的閘門拉開時,工程車緩緩的依傾斜軌道前進,直達海底140公尺的隧道底部。
巨大的閘門拉開後就可通往隧道底部

下車後就像進入時光隧道一般,在海底140公尺的地下空間,看到當年挖堀的工具,與一張張紀錄挖掘時況的相片,雜著挖掘的聲音,身歷其境,宛如自己是當年挖掘隧道的一員。
在海底140公尺的地下空間,保存當年挖掘的工具
在此展示許多當年隧道在挖掘時的實物
當工程人員花了超過16年的時間,終於貫穿這條連接本州與北海道全長53.85公里世界上最長海底隧道,站在北海道吹著本州來的風,居民不用再冒險搭聯絡船渡過危險的津輕海峽,心情竟然與相片上的人物一起同歡。
在海底140公尺的隧道底部,體會當年海底隧道挖掘的心情
再度回到地面,見到陽光那刻,有種恍若隔世之感,離開青函隧道紀念館後,原本計劃到郵局買明信片從本州最北端的郵局,寄明信片給朋友,結果走到郵局門口才發現,今天是星期天,郵局沒有開呀。

撩津輕海水與太宰治對話

所以多出來的半小時,口中哼著《津輕海峽.冬景色》的歌,就在漁港內繞,吹著津輕海峽的風,初夏的海風吹來依然冷的令人發抖 。

這裡還有一塊紀念日本文豪太宰治的紀念碑,當年太宰治筆下的《津輕》就是以青森為舞台背景拉開序幕。

當時35歲的太宰治回到寒風直吹的津輕時,開始故鄉巡禮,用不同於以往的語氣,寫著他深愛的故鄉、這塊土地與人的故事。
紀念日本文豪太宰治的紀念碑
太宰治書中提到「正因為我是津輕人,才能如此膽大妄為的講津輕的壞話,但其他人若聽到我講這些壞話,而全部相信而瞧不起津輕,我應該會不高興,無論如何,畢竟我還是深愛著津輕。」

當年在閱讀太宰治的《津輕》,感覺他筆下那種淡淡的哀愁,完全不同於《人間失格》的沈重與黑暗。

跟著漁夫順勢一路走下海邊

看到漁夫跟著順勢一路走下海邊,再摸津輕海峽的水,5月初津輕海峽的水果然很冰冷呀!

最後走上岸最後坐在郵局前等巴士大叔的車,下午2點整巴士大叔的車果然準時經過,巴士大叔看到我坐在站牌下等車,不解的問:「你怎麼會在這裡等?」原來大叔以為我聽錯時間,提早到這裡等。
我跟他說郵局周日關店的事!他哈哈哈大笑說!你今天沒有看到北海道,又沒有寄到明信片,真的是太悲慘了,那你明年再來吧!

「明年再來!嗯!真的是很好的建議呀!」心中盤算著明年此時應該不會再來了吧!不過,也難說呀!畢竟我是一個很隨性的人呀!
搭上往青森開的電車,已是接近黃昏時分

津輕的風等你歸來吧!

搭上往青森開的電車,已是接近黃昏時分,在新青森轉達新幹線往東京出發前,想隨便找間店用餐,剛好家商店播放著松村和子的《帰ってこいよ》(kaettekoiyo, 歸來吧!)的歌。

松村和子高亢的歌聲搭著津輕三味線唱著「等著那個可愛的女孩歸來的日子,今天又在岩木山下和津輕的風一起等待著,不要忘了約定、在美麗的酒紅色天空下的約定,歸來吧!回來吧!回來吧!」
聽著這首歌,或許明年的此刻,我又會出現在此吧。

投票

※投票後別忘了在FB分享給朋友喔!

投票完成

71 件

作者

應逃小玩子
在台北水泥叢林職場求生的小女子,靠著旅日放空咨意在日本田舍裡吸取生命該有的養份,成為再前進的動力。
第一屆Cue日本徵文比賽
參賽文章一覽由此去!

相關文章

工商文章

相關關鍵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