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認識他們之前,她只會唸書,跟隨着別人的步伐,在茫茫的城市中生活着。
在認識他們之前,她大概沒有想像過自已的未來,沒有想像過自已會參加徵文比賽。

他們讓一位女生知道日本的北海道有一個叫函館的美麗城市
他們的歌詞讓她想了解日語這個神奇的語言
他們的旋律讓她知道了日本搖滾與流行樂之間的美麗
他們成員之間的互動讓她明白到樂隊除了可以很型格,其實還可以很天然呆。

大約二十年前,那時候網路還沒有成熟發展的時代,接收外國的資訊的途徑還很有限。從電台節目第一次聽到他的聲音,那溫暖而充滿力量的歌聲。
歌詞的內容,她當然一點也聽不懂,僅從音樂旋律中感受到那份熱情跟熱誠。

對於一個幾乎完全沒有接觸過外國音樂跟文代的中學生來說,那份震撼是不能用言語完美地表達出來。用「驚為天人」這四個字來形容也不為過。

那年是1999年,那天是7月31日,被人們盛傳是世界末日的日子,大魔王並沒有從天而降,人類沒有滅亡。
那天,他們在一個叫幕張的地方,舉行了一個廿萬人的戶外演唱會。
連一次小型演唱會都沒去過的她在電視節目中看到了這個可以打入健力士紀錄大全的盛會,是有多強的沖擊。
1999年的7月31日對於這位女生來說是一個踏進全新世界的日子。

女生的家裡沒有很富有,一直沒有要求去上課外活動跟補習班的她跟家人說想去學日語。這是得來不易的機會,從第一課拿到五十音的筆記開始,只要手上有空白紙張,都會把這五段十行去默寫一遍,然後慢慢把歌詞上的五十音都對上,雖然仍不明白歌詞的意思,但卻己經可以把歌曲都唱一遍了,那份小小的成功感,就是日語的神奇之處吧。然而這也是當時這位女生每天生活的小確幸。

不久之後,家裡終於有一台可以上網的電腦,速度是56KB的,一個現代人很難想像的慢速。機緣巧合下,用電郵認識了第一位日本人朋友,是一位親切的主婦,2人雖然只是用很簡單的日語跟英語溝通,仍樂此不倦。主婦朋友還會定期把他們的電視節目錄影寄給她。是一個多原始但單純的世界。
雖然己經沒有錄影機去播放,雖然已經跟那位朋友失聯,但她到現在還保留着那些錄影帶(VHS),因為那是這段友情的唯一回憶。直到現在,她還不知道那位主婦朋友長什麼樣子,但那是她人生中第一位外國人朋友。
她發現,學會另一個國家的語言,她小小的世界突然變大了。

轉眼間女生就要考大學了,一向沒有人生方向,沒有夢想,只是默默地唸書的她,竟然立下決心考進了日語系。日本文化,日本交流,跟不同老師學習,原來上大學是一件那樣幸福的事,還好有遇見他們,還好有用心唸書。

大學的日子應該是她人生其中一段最愉快順心的日子。也是在這大學的那幾年,她終於第一次踏足日本,選擇的城市不是最受年輕女生歡迎的東京,而是北海道。
她大概一輩子都會在嚮往這片美麗的大地吧。
札幌帶點繁華而清新的空氣,小樽美麗的運河跟動人的音樂盒,函館閃閃發亮的夜景。她一直在想,她可以把北海道當成自已的故鄉嗎?
喜歡了他們幾個春秋後,女生大學畢業了,又進了一間日本公司工作了幾個年頭。
喜歡了他們幾個春秋後,女生還沒有機會去參加過他們的演唱會。
工作了幾個春秋後,面對生活的忙碌,對未來的不安,她漸漸忘記日語曾經帶給自已的快樂。
然後,到了311震災那年,那年也是她人生的低潮,迷失了的她每晚也在哭泣。
有一天台灣的朋友為她帶來了一個好消息,就是為她買到了他們首次海外演唱會的門票。喜歡了十二年之後,2011年7月5日跟7月6日,在台北,她終於看到他們的真人,一直喜歡的,彷嚮在雲上的他們,終於看到了。


那時候,正猶疑要不要辭職到日本工作假期的她決定放棄一切,去了她一直嚮往的那片土地—她的理想中的故鄉-北海道一個名為美瑛的地方。
如果沒有相遇,沒有一個回去的地方,也許早已經一蹶不振的她在北海道,找回自信跟初衷。
在旅館的工作都是一些體力勞動,雖然很累,但一點都不覺得辛苦。物質沒有很豐富,生活也沒有城市般方便,但奇怪的是,那時候的飯特別美味,睡得也特別香。
不太會騎腳踏車的她,常常都會走一個小時的路去車站附近的超級市場買東西,一邊走,一邊聞到雨後泥土發出淡淡的香味,有時候是帶點花香,原來走路都可以是一種幸福。回程的時候,如果剛巧是黃昏的話,很大機會會遇到住在旅館附近的狐狸家庭。
剛回國的時候,她還沒找到確實的工作方向,一跌一碰地去找了一份會計的工作。沒有會計工作經驗的她會被錄取的主因是,因為她會日語,公司剛好需要在大阪開一所分店。從北海道回來了已經第六個年頭,因為這個契機,她一邊進修,一邊工作,現在女生是一位會計師。別人眼中,一直偏離「正常人」軌道的她終於好像有了一點小小的名銜,但其實手中還沒有特別擁有什麼,只有六年前的回憶跟當時那份平靜依然溫存於心中,支持着現在的她。

短短一篇文章也許不能表達他們對自已人生的影響力,然而他們每一首歌,每一張大碟,都陪她走過人生的高山低谷。由沒有夢想依靠,到找到目標,他們教會她的不只是日本的文化跟美好,還有那份堅忍那份堅持。

今年夏天,會令世界末日的大魔王一直沒來
她決定去埼玉參加了他們的二十五週年演唱會。今年也是她跟他們相遇的二十週年,坐在場館內,看到他們,她在幻想如果二十年前沒有遇到過他們,自己的人生會變得有什麼不一樣呢?
再看看場內的三萬多人,可能跟女生的經歷完全不一樣的三萬多人,坐在同一個場地,同一時空內,一起流着汗水,一同創造着,分享着同一份回憶。
女生真的覺得自已好幸運。

為你們隆重介紹—他們是GLAY。

「振り返れば故郷は場所ではなくて あなたでした 。」

投票已結束

10 件

作者

Onoseyan
為日本樂隊而開始學日語,最近不慎跌入J家坑而感到迷茫的迷妹一名。
第一屆Cue日本徵文比賽
參賽文章一覽由此去!

相關文章

工商文章

相關關鍵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