語言交換的機會和過程

想做語言交換,但又不想中規中舉的學習日文的話?要去哪裡認識日本人?
透過了網路那億萬之一的緣份,我認識了第一個日本語言交換夥伴 - 純子。正確的說是我被她找到,當初語言交換的第一志願是英文,其次才是日文。流利的英文書信自我介紹,感覺起來並不是個壞人,也就順理成章的開始了語文交換,後來才知道不是每個人都如此幸運且順順利利,能一直保持連繫且意趣相投。因為日本那必需閱讀空氣的說不得與台灣人那過猶不及的火熱人情,常被日本人默默地拉黑,然後就消失了。


純子是個熱愛旅遊環遊世界精通英文且結婚三年左右的年輕日本太太。原來她透過很正式的向婆婆和先生報告後,達成了來台灣學中文半年後,就會心無旁鶩回歸相夫育兒本職的協議,才換來婚後最後一次的獨立生活的機會。來台灣的理由一、台灣較日本近,且使用的是可通簡體的繁體字。理由二、曾經在中國工作的純子,已經預見了學習中文會是趨勢,且對未來工作會有幫助。
我跟純子的跨年合照

我跟純子的跨年合照

お酒強い,純子說她的酒量很好。相對お酒に弱い的我。

語文交換的流程大概是一週一次在固定且便宜的咖啡店約一小時左右的面對面交談,剛好在準備日文檢定的我就帶考試書,在師大和民間同時日夜上課的純子則帶課本教材來討論。日檢詞彙艱澀難懂,我常得到「這個字大概一輩子連日本人都用不到的回應…」。在中國工作過的純子,則對正規教學系統感到枯橾,後期僅在加強用的民間語文學習機構上課。差異大概就是除了天氣、數字、問好這些基礎對話,民間機構的課文內容更是活潑生活化,例如:「昨天我跟女朋友吵架了。她還在生氣所以我們還沒有合好,我想要跟她分手,因為她的脾氣實在不太好。…」我看到課文內容時不經莞爾一笑。

維持有點黏又不太黏的關係!?

那要如何開啟對話並且順利也維持語文交換的關係呢?我跟純子都有不錯的英文基礎,甚至她回日本後還能兼職英文翻譯的程度,再加上純子有半年後必需回國的期限,彼此格外珍惜每次短暫的練習機會。不過隨著我的日檢結束,加上純子有再跟其它語言交換夥伴練習後,我們一週一次的碰面也慢慢變成都在閒聊鬼扯和姐妹淘聚會的形式,愈發自然。

另一個維持的技巧是每次語言交換後,我都會整理當天的教學筆記(新學的單字、用詞等..),用她形容是几帳面(規規矩矩)的信件形式,寄給她作複習和進一步討論。也因此學了些較生活化的奇怪用字,像是假睫毛、死囝仔、火腿蛋這種絕對跟應付日檢無關的用語。

最後,校外教學是必要的,同前所述在後期認真學習演變成處亂走的歡樂時光。透過我的牽引,和我的台灣朋友一起唱了卡拉OK, 在朋友家一起喝紅酒喝白酒喝梅酒喝啤酒看101煙火吃薑母鴨火鍋跨年倒數,去了迪化街辦年貨,看了超大魚翅和被掛在中藥鋪的鱉藥材嚇得哇哇叫,元宵節賞了花燈,去乘了烏來的小火車也看了瀑布,吃了我母親體侐的心意所準備的便當年菜...。這些對於外國人來說具有台灣味的活動,卻是我們再平凡不過的習以為常,深深的吸引也一點一點羈絆著對於台灣好奇的日本人們。
過年的迪化大街

過年的迪化大街

店裡掛滿超大魚翅的迪化街中藥鋪。

是語言交換也是朋友

日本的生活禮節繁瑣而隱晦,但純子卻似乎總能在框架中找到最舒服自然且正確合宜表現方式。例如:跟在日本早一小時跨年的家人先正式的電話賀年報備後,再默默潛回來俏皮說了句「ミッションコンプリート(MISSION COMPLETE)」,接著再繼續和我們把酒言歡。當大家還摸不清楚紅酒白酒梅酒啤酒只一股惱的先乾為盡時,純子就默默的把梅酒用冰塊和小杯子適量的調配比例再分給大家,極其自然的為大家一輪又一輪斟酒和備酒。
年菜便當

年菜便當

由我母親所準備的年菜便當,母親的拿手年菜--炒米粉。

在收到我母親製作的年菜便當後,其實是簡單的炒米粉、年糕和我順手拿來過年拜完祖先上面還貼著福到紅紙的橘子。待下次的碰面順道歸還空的便當保鮮盒時,我就收到了一盒滿滿純子在寄宿家庭小廚房,親手採買材料和烹調的馬鈴薯燉肉(肉じゃが),那個非常家常而樸實自然的簡單味道,我不管吃再多的居酒屋,也只能懷念了。
馬鈴薯燉肉(肉じゃが)

馬鈴薯燉肉(肉じゃが)

純子在歸還便當時,所準備的馬鈴薯燉肉(肉じゃが)

臺灣生活與海外生活

在台灣的生活是充滿冒險的,搭公車一定要招手才會停,便利商店買到加糖的綠茶,台灣的蟑螂不但大而且會飛。直到有天她相信了所謂台灣人情味,被每天上學途中都會問安打招呼而認識的台灣人不知情地前提下帶去了直銷說明會,據她的說法是在她本人非常地堅持下,才由應該是被鎖住且接近囚禁的會場全身而退,出了會場,在不知身處何地向何人求救的彷偟無措,她略帶驚嚇但又似乎新奇有趣的分享著語言交換當天上午發生的刺激一九九五。

為什麼想在海外生活呢?在辦公室沒有個人的隔間,緊緊相連的座位,一覽無遺的電腦桌面,這些淺淺卻實實在在不言而喻的日本生活,讓人隱隱地喘不過氣。跟著外派的先生在香港生活,早上還是得早起送先生上班,一路從門口愛相隨到地鐵站,可以稍微放鬆的是,不用一早就化粧做早餐。「這裡是香港,沒有關係啦…」送完先生上班素著顏回家後,才開始化粧的純子對著到她香港家作客的我悠悠的回答著。
香港西灣河街市熟食市場

香港西灣河街市熟食市場

在香港的早晨,最後二人鼓起勇氣,走進了傳統市場,跟著香港人併桌吃著港式的早餐。同桌在地的阿叔阿嬸忍不住搭訕我們這二個一會兒中文、一會兒日文、一會兒英文又摻雜些微廣東語交談的同桌兒...。

成功的語言交換

傳說中日本人只會透過關係的連結認識新的朋友,也應驗在我身上。就在純子短暫進修回去了日本後不久,我收到了一封英日文的自我介紹信件,原來是純子大學社團的前輩-厚子,結束了德國外派的三年工作後,決定到台灣停留,除了學語文也轉換生活步調。順理成章我成了那個台灣人的朋友,幾乎無縫接軌又不廢吹灰之力的認識了第二個語文交換夥伴。

連續二個語言交換夥伴都成功的原因,我覺得剛好認識的語言交換夥伴都不是印象中那麼拘謹而嚴肅日本人,她們都有國外獨立工作、求學和旅行的經驗,並且對在台生活旺盛好奇,雖然不喜歡臭豆腐,但仍勇於嚐試"一口”,然後默默的表示...「謝謝!我已經知道味道了,這樣子就可以了。」

來台灣都有明確的目標,會徹底實踐在工作與生活中,而不僅只是單純妹子的那一句「我~喜~歡~台灣 ~」的一言概括蔽之。二個語言交換夥伴皆擁有流暢的英文能力,故在語言交流時,大大減少了詞不通意不達的隔閣門檻,當然,谷歌大神和適當的比手化腳也幫了不少忙。

除了仍保有我對於日本人印象中的乾淨整潔優雅細緻,也總能在你意想不到的地方表現出恰到好處地堅韌得體,就連在抱怨時也令人感覺十分驕俏可愛。禮記:「獨學而無友,則孤陋而寡聞。」在台灣找個日本語言交換夥伴吧?

投票已結束

18 件

作者

凱桑
第一次一個人自助旅行的國家是日本。第二次一個人自助旅行的國家去了日本。第三次一個人自助旅行想去的國家 , 應該還是日本吧...。
第一屆Cue日本徵文比賽
參賽文章一覽由此去!

相關文章

工商文章

相關關鍵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