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秋末初冬時,我決定暫別工作,去日本打工渡假。從未真正看過的下雪的我,於是選擇去長野滑雪渡假飯店做為第一個打工目的地。

記得第一次上山那天,當車子開往山上時,我們看著從山下剩餘的點點殘綠,變換成山腰的楓紅,越往山頂行駛時,車窗逐漸被霧氣瀰漫,窗外景色也從楓紅變成了結霜的枯林。到達山頂的飯店時,便看到地上積了一些初雪。那種秋末初冬的季節變化,也只有在溫帶氣候的國家,才能發揮得淋漓盡致。

之後便開啟了我在奧志賀高原飯店的打工生活。在那裡,我遇到了許多和善的日本同事,還有幾位台灣和韓國的朋友。彷彿是參加學生時期的冬令營,與一群來自四面八方的朋友,在寒冬中體驗了一場辛苦卻愉快的工作及生活。
飯店附近的雪景

飯店附近的雪景


對日本人來說,滑雪是冬天極為平常的運動,而我也因地利之便,在日本朋友的教導下,體驗了人生第一場滑雪。回想第一次穿滑雪衣和滑雪板的笨拙模樣,與身旁習以為常、架式十足的日本朋友相比,明顯就是一副南國來的生手。經過了幾次練習,從一開始跌倒站不穩、笨手笨腳的模樣,到終於有勇氣嘗試從高山頂點往下滑的刺激快感,尤其當滑在一片雪白的森林裡,享受著寒風刺骨及冬季的靜謐時,就能理解滑雪令人上癮的理由。
滑雪場的風貌

滑雪場的風貌

銀白的雪之樹

銀白的雪之樹

白茫茫的雪景

白茫茫的雪景


在飯店打工過後,才總算是真正地見識到日本人的待客之道與服務精神。例如:在飯店門口,大老遠看見客人時,便迎上前去幫客人提行李;點餐時,服務人員需蹲低身子,幫客人點餐;客人退房時,在門口90度鞠躬行禮,目送客人直到車子開遠,等等。

除此之外,令我更印象深刻的是,有次某位女客人的女兒遺失了隨身的布偶,女孩因找不到布偶晚上無法成眠,因此媽媽帶著女兒到櫃檯詢問工作人員布偶的下落。當下只見日本女主管耐心安撫著小女孩,並推敲著細節想尋找布偶的下落。不久,女主管突然想起可能是客房打掃人員,不小心把布偶捲入床單中一起收拾了,於是找了工作人員,到後台打算翻找出布偶。費了一番功夫之後,終於找到布偶。事後女主管私下也對客人並無任何抱怨,只說:「總算找到了,要是找不到布偶,小女孩會睡不著,很可憐呢!」。

或許除去那些令台灣及外國遊客們咋舌的日式服務態度之外,我想也許真正的服務精神在於用誠懇的態度,秉持著一份替客人著想的體貼心意,才是真正的日式待客之道吧。

在飯店工作,每天都能遇見形形色色的客人,上演著各式各樣的故事情節,反映人生百態。記得有位澳洲的老伯伯,獨自到日本滑雪,偶而在櫃台跟接待人員聊天。印象中他曾說過,滑雪是個昂貴的運動,因為澳洲冬天下雪的地方不多,喜歡滑雪的他必須在世界各地追逐著雪,挑戰不同的滑雪場地。

也曾遇過一些上山滑雪的台灣遊客,偶然經過飯店借用廁所,剛好發現我們幾個台灣的工作人員,回頭就帶了一群同團的台灣遊客,熱情地說要到飯店來用餐捧我們的場。在異鄉遇見同鄉人,格外親切、熟悉,因緣際會之下,我們也替飯店吸引了不少台灣的客人。
飯店的用餐大廳

飯店的用餐大廳


隔年的3月不幸發生了311大地震,整個日本陷入一片海嘯過後的哀鴻遍野及悲痛之中。遊客紛紛受到了地震影響,舉國哀悼之下也無心旅遊,因此飯店也須提早結束營業。當時有些韓國的同事因為地震的關係,家鄉的父母擔心安危,都不得已提前回國了。雖然家人也催促著我回家,但一想到好不容易放下工作來到日本,就不願意輕易離開。在滑雪場工作的日本人歐吉桑們,看著要提前離開的韓國人,只能依依不捨感念地道著:「非常遺憾發生了地震,很捨不得那些要提前離開的人,但這是沒辦法的事情,很感謝還願意留到營業結束的外國人。」聽到此話,更是令人了解日本人善於感謝別人的態度,也非常明顯的表現在之後對於台灣人在地震後踴躍捐款一事。

3月底4月初,飯店營業提前結束了,一群在打工中一起渡過一個冬天的同伴們,終究要各分東西。上車前,大家依依不捨地擁抱及道別。即將散場的冬令營,曲終人散,這時才體會到日本人總是喜歡說「一期一會」。相聚即是有緣,如同那些在飯店裡遇過的客人,一輩子只有一次短暫相遇及相談甚歡的機會。
短暫相聚彷彿是雨後的彩虹一樣美麗

短暫相聚彷彿是雨後的彩虹一樣美麗


搭在離開飯店下山的巴士上,有別於當初剛上山的風景。看著沿途點綴著蘋果樹及油菜花的初春美景,再回想過去幾個月的打工生活。雖然眼前即將別離的同伴,依舊是閒話家常,內心也各自隱忍著不捨,話裡盡是期許著未來能有再相聚的一天,但彼此卻心裡有數,天下無不散宴席,人與人之間的緣分,也許僅此於這一刻了。
難忘的春色,永遠留在回記憶裡的美景

難忘的春色,永遠留在回記憶裡的美景

投票

※投票後別忘了在FB分享給朋友喔!

投票完成

12 件

作者

桉樹熊
愛睡覺的桉樹熊
第一屆Cue日本徵文比賽
參賽文章一覽由此去!

相關文章

工商文章

相關關鍵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