雪屋內祭拜水神的祭壇

看我問題不斷,職人像是找到知音一樣,不斷的說著,我則是用有限的腦容量拼命的記著這些數字。

百年歷史 不能遺忘的傳承

「那全部的雪屋有多少個?」我又問。

職人說「整個橫手雪屋祭共做了100個,有16個職人做,用了1個月的時間完成,為了安全起見,在祭典完之後就會打掉移除了!」
「什麼?打掉?太可惜了吧!」我驚呼出來,很多人也想看呀!
職人像是猜透我心般的說,「為了方便遊客觀看,在非雪屋的季節,橫手的雪屋館內也有真品,放在零下10度的空間裡面,讓遊客隨時能看到橫手的特產,還可以坐進去體會。」
在非雪屋的季節,橫手雪屋館內也有真品,供遊客參觀

我又問了「只有冬天的1個月做雪屋,其他時間你們在做什麼!」職人又答了,「種田呀!我是農人呀!我的田裡有種米、種大豆、種西瓜、櫻桃與西洋梨。」
「你吃過秋田的烤米棒(きりたんぽ, Kiritanpo)嗎?我種的米,烤出來的米棒,用來做成烤米棒鍋十分美味」職人向我展示自己的另一項傲人的專業。
秋田的烤米棒,十分美味

「那你做多久了,誰教你做的!」我如同好奇寶寶般,追著職人一直問,猜想職人可能會覺得,怎麼會有外國觀光客對雪屋是如此的好奇。
此時職人望向天空,吐出來的氣化成白煙,悠悠說「我今年都80歲了,已經做了40多年了,當年我也是向做雪屋師傅學的呀!只是他死了很久了!」

後來我才知道,挖到寶的人是我,因為我竟然問到雪屋職人的親方(師父), 負責教其他職人做雪屋的方法。
橫手雪屋的小主人,是一代一代的傳承

「為什麼雪屋的主人都是小朋友?」職人說「從我小時候就是這樣子了,小時候後我是雪屋的主人,然後兒子、孫子、一代接著一代,當著雪屋的主人招待客人。」
「我也必須將做雪屋的技術,承傳給其他的橫手的人們,就像當年我師傅教我一樣,這是一種傳承,不能丟棄的。」師傅慢慢的說著,我從他眼神中看到傳承的使命與責任。
聊完後職人推薦我去蛇之崎川原看看當地學生做的迷你雪屋,那裡約有3500個迷你雪屋,這是橫手的中小學生在風雪中完成的作品。

才走近橫手川遠遠就看到小小雪屋在河岸形成一片燈海,在寒風中搖曳,如繁星點點,像是閃耀在地上的銀河般綺麗。
當地學生在蛇之崎川原做的迷你雪屋

橫手學生在風雪中完成雪屋作品

這一片小小一片的燈海,全靠當地志工募款組成燈點隊,在濕冷的寒風中把一盞一盞的燈點起,再守護著這些燈火,不被寒風吹熄,點點燭光讓整個河岸亮了起起來。
這一片的燈海全靠當地志工一盞一盞點起

站在橋上看著寒風中搖曳的燈火,美的讓人屏息,但我卻在寒風中掉下淚來。
在寒風中搖曳的燈火,美的讓人屏息

原來,這就是橫手人百年來的傳承與守護,橫手人們在這2天裡,各司其職擔任城市主人的角色,並且在角色更替下,一代接一代的傳承下去,雪屋更是眾人保護下堆積而成的文化與美學,這就是文化傳承真義。
橫手的雪屋是眾人對文化的傳承與守護

此時腦中浮現萬城目學的《豐臣公主》裡面提到大阪男人的秘密,平時賣大阪燒(お好み焼き,okonomiyaki)的老闆真田幸一,另一個身分是大阪國的總理大臣,就像雪屋職人平時是農人,在雪屋祭時又是專業的職人一樣。
真田幸一說,「大阪國400年來的傳承,要摧毀很容易,一旦被公開了,大阪國就滅亡了!」這種情與義,大阪國民對於守護豐臣家的血脈的那一種執著與傳承,由父傳子,口耳相傳、父死子繼,一代傳一代,其實就是守護與傳承。

當大阪的父親得知自己不久於是人世之時,由父親帶著兒子走進大阪國的迴廊,大阪國的男人一生只有2次會走進地下的大阪國,一是被父親帶來時,二是自己帶兒子去,這種傳承是很沈重的負荷,但是卻是大阪國民被托付的承諾。
當年是雪屋的小主人、從雪屋變成做雪屋的職人…。橫手的人們在這個祭典中,我看到的是他們對自己文化代代相傳的守護與傳承的責任。
除了雪屋還有各式各樣的雪雕作品,遍布橫手的每一個角落

看完橫手雪屋祭,品味東北人情的美好,更看見橫手人對文化傳承的執著與努力。
品味東北的人情後,下回的旅程會在那裡?

下回的旅程會在那裡?國境之北的宗谷岬遠望北方的薩哈林?或者是,躺在細沙滿佈極南的波照間島上,在海浪伴奏下仰望星空,繼續暢飲這塊土地人情的美好。

投票

※投票後別忘了在FB分享給朋友喔!

投票完成

82 件

作者

應逃小玩子
在台北水泥叢林職場求生的小女子,靠著旅日放空咨意在日本田舍裡吸取生命該有的養份,成為再前進的動力。
第一屆Cue日本徵文比賽
參賽文章一覽由此去!

相關文章

工商文章

相關關鍵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