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年的夏天,我拖著重死人不償命的一年份行李、在機場淚別父母朋友、踏上打工度假之旅。那一年是我第一次離開家園、第一次Homestay in千葉。
很多人瞪大眼睛問我,「你怎麼找到的?」畢竟關於日本homestay的資訊少之又少、大多數的日本人並不像台灣人一樣熱情好客,可以說基本上不喜歡被打擾。其實是我在台灣時結交的日本好朋友-大小姐,得知我申請上打工度假後問我願不願意到他們家Homestay一年。
轟爸、轟媽、上班未入鏡的轟哥、轟狗及大小姐 一家五口
這份邀請對我來說受寵若驚,也來的恰好時機;我的雙親一直以來都是把我呵護得好好的,說實在對於跑到日本打工度假生活一度不願意放行,有人能夠幫忙照顧自己的女兒求之不得,Homestay邀請很快的定案,出發前還買了大包小包的よろしく(請多指教)禮。
下飛機後一路上都是忐忑的,第一次離開家、對於未來一切未知、轟家好不好相處......,一直到抵達轟家仍然是非常拘謹的跪坐著。媽媽寫了一封感謝信函,讓精通中文的大小姐翻譯,這段正經的儀式僅短短的三分鐘就倉促結束了(轟狗叫不停、每個人輪番手忙腳亂的趕牠出去)
當年我的小房間
隔天早上轟家男人們跟大小姐都出門上班,留下我跟轟媽(還有轟犬)。雖然說在台灣有學了一些日文,但也只會一點皮毛,說得不甚流暢聽力也是???的狀況。就這樣努力跟轟媽用微弱單薄的單字加淺顯的比手畫腳聊天溝通,第一周登錄戶籍跟辦帳戶及手機等等生活,都是暫時把打工請假的轟媽在陪著我,每天白天一起出門辦事、下午回家看電視(轟媽很迷韓劇)、傍晚出門買菜、做飯......。

做菜習慣大不同!連削水果皮都要重新學

那個時候跟轟媽學了很多日本家常料理,常常被笑不會做飯(不是不會做飯,是不會做日本的飯)
玉子燒

玉子燒

這個學好久,又是放油又是什麼一層兩層的
學著用刀子削皮

學著用刀子削皮

記得那時候為了應該用刀子還是用削皮器來削水果皮跟大小姐吵架。台灣人大多是用削皮器、日本人卻是用刀子在削皮,他們看到我用削皮器感到詫異,對他們來說這是削果肉的,比如說白蘿蔔削成一條條寬片;我看到他們用刀子也是驚奇,這是怎麼回事?
各自堅持己見互不相讓,尤其我在努力試著用刀削皮時還不斷被嘲笑很遜讓我越來越火大,「台灣就沒在用刀的啊!」所以有點起了爭執、冷戰了一個晚上。
憑著一翻輸人不輸陣的脾氣,後來在不知不覺中學會了用刀削皮,甚至覺得比削皮器還要順手,一刀不斷的削皮很有成就,到現在還是用刀在削蘋果跟梨子呢!
三角飯糰

三角飯糰

因為這次的Homestay,我才知道日本大多是三角飯糰,台灣應該除了御飯糰都是圓形的吧?把飯糰搓個圓,不費力不費時多好,日本人堅持一定要靠雙手虎口弄個三角。「圓形很奇怪!」不就是個形狀嗎?圓形一直都不被接受令人無奈。

洗碗洗到手軟....日本用餐碗盤學問多

說到吃,日本人家中的鍋碗瓢盆真是擺百種,不是錯字,是看當天吃什麼料理來決定碗盤。
這還只是一部份

這還只是一部份

從最上面開始往右一路是吃單人小火鍋用土鍋、吃配菜用小碟、長盤是秋刀魚用、右下角吃拉麵用大碗、大碗的左邊是焗烤盤、中間木碗用來喝湯、木碗上面有把手的是吃咖哩或是燴飯、左邊兩個盤子要看菜的大小......很多很多,每天在廚房幫忙拿餐具一開始總是拿錯。「咦?」對台灣人來說,菜餚沒有在分盤子,菜餚多寡僅決定盤子深淺跟大小。

台灣的餐桌上,每個人一個碗、其餘都是菜餚;日本的餐桌上,每個人一個碗裝飯、一個木碗喝湯,一到兩個小碟子裝配菜、一個長盤裝魚.......對他們來說,像台灣一樣把菜通通夾進ありえない(無法想像),他們覺得這樣菜餚跟飯混在一起很髒不好看,所以每天一餐下來要洗好~~~多個碗盤。
奶油燴飯

奶油燴飯

燴飯的料必須跟白飯分開
一開始吃飯總是戰戰兢兢,因為擺盤、吃法都跟日本人不盡相同,比如說光咖哩或者奶油燴飯的兩個碗分開,「這要怎麼吃?」一匙咖哩一匙飯還真的不習慣。把咖哩通通倒進白飯碗裡吧。

「這樣很髒啦!」「台灣人這樣吃?」
「對!台灣就這樣吃!」後來有些吃法我選擇照原樣、不跟著日本吃法,不然真的每餐都好累,漸漸的轟家人們也見怪不怪了。
在轟媽每天做的好吃料理中,我最喜歡的是餃子。日本沒有水餃的概念,對他們來說水餃就是餃子跟熱水一起端出(?)大小姐對台灣情有獨鍾,有天我們開了餃子Party,我教轟媽跟大小姐怎麼煮水餃,它們教我怎麼包日本的餃子。
跟台灣一樣,包餃子吃餃子讓全家聚集在一起。跟台灣一樣,包餃子跟煮(煎)餃子是女人的事,男人負責吃。在沾醬部分......也許每個家庭不同吧?不代表所有日本家庭,不過轟家的餃子沾醬必備了很多,餃子專用醬油、普通醬油、辣油、味精、柚子胡椒......等等,大小姐私藏的台灣烏醋(果然是對台灣情有獨鍾)。不過台灣都是白醋加醬油,烏醋是酸辣湯跟大腸麵線吧?
只有餃子沾醬有必要這樣....?

只有餃子沾醬有必要這樣....?

飲食大考驗!日本的冷食文化

最愛吃的是餃子,最無法接受的應該是冷食吧?
第一個不在台灣的過年夜,我在出門跨年及待在家過日本年猶豫了好久好久,最後終究不敵轟家人們的期盼妳留下的眼光,還有酷寒的冷。期待的第一天覺得很新鮮他們的跨年夜原來吃這樣,到第二天表情有點僵硬、第三天哭腔的跟轟媽說我吃泡麵可不可以......。
日本的年夜飯

日本的年夜飯

每個國家有自己的習俗文化習慣,身為台灣人,過年期間就是每天都要吃熱呼呼的鍋、熱呼呼的料理,日本的過年期間的冷食我無法習慣。
有一說是日本過年不要打擾灶神、也有一說是女人辛苦了一整年所以在過年期間可以不用打掃不用做飯好好休息,所以有了「御節」(OSECHI),一次量很足夠、也能放很多天。
除了食物上很多不一樣,在生活日常上的習慣也是。最常被碎念的應該是穿一整天睡衣吧?
畫了個小漫畫介紹

畫了個小漫畫介紹

在台灣的時候,除了出門、(不包括在家附近買便當買飲料)我都是一整天穿著睡衣,可是日本人習慣起床就要換衣服、稍微化妝(轟媽說如果郵差或鄰居突然來怎麼辦),每天不出門也化妝比較偏年紀大的日本女人,她們還是會有所顧忌;不過像大小姐不出門雖然素顏,但仍然會更衣。
有次她試著不換衣服學我一起耍廢(?)沒想到被下班回家的轟爸碎念「一整天穿睡衣成什麼樣子!」
不是啊沒有出門換衣服幹什麼呀?
除了穿一整天睡衣,第二被看不慣的是素顏及隨興穿著走出去。家裡附近買買菜還可以、打工時「恩....」有點微詞,上東京那真的是不得了了。
「妳不化妝?」「妳穿拖鞋?」「這樣沒有禮貌!」「人家會有異樣眼光看你!」
對於這些這她們非常非常堅持。所以我總是在出門前被迫化妝(大小姐親自幫我化)、換鞋子......。身為素顏愛好者的我在那一年學會了化粧,因為大小姐下筆總是很重、讓我看起來像鬼魅。

「拜託我自己來!妳教我就好!」
那一年歷歷在目,每天都有回憶。這一年我的日文突飛猛進,從比手畫腳慘不忍睹到現在能夠跟人吵架(?)很多人問我日文如何講得這麼好、去哪裡學的「我在日本HOMESTAY了一年,這一年我不得不講日文。」除了大小姐沒人跟我講中文。不過我認為一半通的不是語言,是默契。那一年Homestay最常相處在一起的是轟媽,每天打工完跟轟媽買菜、做飯、看電視,大多時候其實還是聽不太懂轟家男人在講甚麼,需要轟媽(明明都是日文)翻譯。

回顧那一年的春夏秋冬

盂蘭盆節掃墓後烤肉

盂蘭盆節掃墓後烤肉

冬天一起窩暖爐

冬天一起窩暖爐

暖爐上面可以順便燉肉
第一次遇上下雪、第一次堆雪人

第一次遇上下雪、第一次堆雪人

我很得人緣,積雪那天連隔壁爺爺們都一起來教我雪人
每天最期待就是轟媽又要做什麼好菜

每天最期待就是轟媽又要做什麼好菜

2014年夏天打工度假到期,不得不回台灣。轟家哥哥爸爸上班無法送行,轟媽跟大小姐送我到機場,那天轟媽哭了、我也哭了,「我到台灣留學妳怎麼都沒有哭?」大小姐表示到底誰才是親生女兒。

短短一年的homestay,卻跟轟家有了家人般的情感。「妳是我們的小女兒,這個家永遠歡迎妳回來!」「就當在日本的娘家吧,隨時回來!」
我很幸運也很幸福,遇到這麼和藹可親的一家人。

現在還是偶爾會回轟家

每次回去轟家仍是熱情招待、端出的菜都是我的最愛。
51 件

作者

茶目少女
來日六年。一路經歷打工度假、留學、工作,現居箱根鄉下自閉自足自得其樂。亦正亦邪陽光黑暗集一身的茶目少女 臉書粉專: 繼母與兩隻貓IN日本日常
https://www.facebook.com/inapartment33/?modal=admin_todo_tour

相關文章

工商文章

相關關鍵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