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年的夏天,我拖著重死人不償命的一年份行李、在機場淚別父母朋友、踏上打工度假之旅。那一年是我第一次離開家園、第一次Homestay in千葉。
很多人瞪大眼睛問我,「你怎麼找到的?」畢竟關於日本homestay的資訊少之又少、大多數的日本人並不像台灣人一樣熱情好客,可以說基本上不喜歡被打擾。其實是我在台灣時結交的日本好朋友-大小姐,得知我申請上打工度假後問我願不願意到他們家Homestay一年。
轟爸、轟媽、上班未入鏡的轟哥、轟狗及大小姐 一家五口
這份邀請對我來說受寵若驚,也來的恰好時機;我的雙親一直以來都是把我呵護得好好的,說實在對於跑到日本打工度假生活一度不願意放行,有人能夠幫忙照顧自己的女兒求之不得,Homestay邀請很快的定案,出發前還買了大包小包的よろしく(請多指教)禮。
下飛機後一路上都是忐忑的,第一次離開家、對於未來一切未知、轟家好不好相處......,一直到抵達轟家仍然是非常拘謹的跪坐著。媽媽寫了一封感謝信函,讓精通中文的大小姐翻譯,這段正經的儀式僅短短的三分鐘就倉促結束了(轟狗叫不停、每個人輪番手忙腳亂的趕牠出去)
當年我的小房間
隔天早上轟家男人們跟大小姐都出門上班,留下我跟轟媽(還有轟犬)。雖然說在台灣有學了一些日文,但也只會一點皮毛,說得不甚流暢聽力也是???的狀況。就這樣努力跟轟媽用微弱單薄的單字加淺顯的比手畫腳聊天溝通,第一周登錄戶籍跟辦帳戶及手機等等生活,都是暫時把打工請假的轟媽在陪著我,每天白天一起出門辦事、下午回家看電視(轟媽很迷韓劇)、傍晚出門買菜、做飯......。

做菜習慣大不同!連削水果皮都要重新學

那個時候跟轟媽學了很多日本家常料理,常常被笑不會做飯(不是不會做飯,是不會做日本的飯)
玉子燒

玉子燒

這個學好久,又是放油又是什麼一層兩層的
學著用刀子削皮

學著用刀子削皮

記得那時候為了應該用刀子還是用削皮器來削水果皮跟大小姐吵架。台灣人大多是用削皮器、日本人卻是用刀子在削皮,他們看到我用削皮器感到詫異,對他們來說這是削果肉的,比如說白蘿蔔削成一條條寬片;我看到他們用刀子也是驚奇,這是怎麼回事?
各自堅持己見互不相讓,尤其我在努力試著用刀削皮時還不斷被嘲笑很遜讓我越來越火大,「台灣就沒在用刀的啊!」所以有點起了爭執、冷戰了一個晚上。
51 件

作者

茶目少女
來日六年。一路經歷打工度假、留學、工作,現居箱根鄉下自閉自足自得其樂。亦正亦邪陽光黑暗集一身的茶目少女 臉書粉專: 繼母與兩隻貓IN日本日常

相關文章

工商文章

相關關鍵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