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爺爺奶奶帶大的小孩,跟爺爺特別親。每天早上爺爺來叫我起床時,我都會故意要爺爺背著我到客廳才願意起床。
每天睡前,爺爺都會放《螢之光》給我聽。「螢之光,窗邊雪,讀書歲月,由是經年...」爺爺告訴我,這就是他在日本就學時候的讀書場景。聽到這首歌,彷彿當時陪伴他讀書,看似螢火蟲的燈火就在眼前。接著告訴我要好好讀書,還要交很多好朋友,充實自己的人生。
爺爺常放的黑膠唱片

爺爺常放的黑膠唱片

即使爺爺如此叮嚀我,但對年幼的我來說其實似懂非懂。只記得我問了爺爺一句「螢之光是什麼?」爺爺說,螢之光是螢火蟲發出的光。雖然現在台灣很少地方可以看到螢火蟲,不過他會帶我去看螢火蟲,還要帶我到日本那個他求學的地方走走。

可惜的是,這個約定在我小二那一年就注定不會實現了。
在爺爺意外過世後,或許是受到的打擊過大,我一直逼自己讀書。每當想起一起去找螢火蟲的約定再也無法實現的時候,《螢之光》這首歌的歌詞常在我腦中浮現,但是我卻不曾再聽過這首歌。
直到2018年,我即將30歲。混了個學位及不錯的工作,空暇時間也跟同年齡層的人一樣愛出國走走。不過不知為何,走遍歐美東南亞的我就是提不起勇氣到近幾年台灣人最愛去的日本。就在爺爺忌日的那天,看著爺爺照片的我下定決心,既然,一起看螢火蟲的約定已經無法實現,那我就自己去找爺爺心中的螢之光。

我與爺爺的螢之光

決定給自己四天三夜的時間去尋找爺爺少年時之後,我開始從奶奶那裏或是網路上找資料。這時候最讓我驚訝的,大概是在查《螢之光》這首歌的時候吧。在網路上久違地聽到這首歌時,以前跟爺爺的回憶都湧上心頭,我不禁大哭失聲。但擦乾眼淚,開始查歌詞之後,才發現這首歌旋律來自蘇格蘭,歌詞是由稻垣千穎以「囊螢映雪」這句成語的故事來寫的。
直到這個時候我才驚覺,原來螢之光不是爺爺讀書時實際看到的場景!
更有趣的是,當我走在晚上的東京街頭時,發現不少即將到關店時間的店都會放這段熟悉旋律。原來螢之光在日本人心裏已經不只是畢業時的歌曲,更是所有「道別」時刻的代表。想到這裡,心中那個一直耿耿於懷來不及跟爺爺道別的自己,似乎得到了一些安慰。

爺爺一直在跟我道別,從道別中築起回憶;我也跟爺爺道別,從道別中發展自己新的生活。

爺爺的母校:東京高等師範學校

東京的風景,比我想像中的更動人。即使到了深夜,街景仍然掛著看似永不停歇的霓虹燈。夜不成眠的人們,在車站旁提著一把吉他唱出自己的心聲,抑或是以幾杯小酒麻醉,以最後一點理智爬到電車中企圖平安回家。

奇妙的是,雖然我對這個城市並不熟悉,但心中也沒有一點排斥。明明是一個人旅行,卻像爺爺帶著我來玩一樣,感覺並不陌生。
在日本的第二天,我到了爺爺的母校「東京高等師範學校(東京高師)」。

據說日治時期,日本人考上東京高師已經非常不容易,更別說是台灣人。以現在來說的話,是神人中的神人。一點感嘆自己沒有遺傳到爺爺好腦袋的我,一邊走向現在已經變成筑波大學文京校區以及公園的東京高師遺址。

投票

※投票後別忘了在FB分享給朋友喔!

投票完成

23 件

作者

Cue日本
想知道最新消息就要鎖定Cue日本編輯部!

工商文章

相關關鍵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