記得你第一次自助旅行時的忙亂?第一次迷路時的趣事?語言不通時得到在地人的熱情相助?景色很美,但每一個讓你記憶深刻的故事,都是和「人」相遇,不論是替人生地不熟的你領路的人,或者用心經營著店舖的店主,不因為你是城市中的旅人與過客,而視而不見,反倒是將自己寫進你的旅行筆記之中,如同劇本般,寫著如此貼近的對話。

即使只有一晚,也必感受的震撼

當有人不經意問起自己,什麼事讓你一直堅持做著?卻不曾厭倦。是的十年間連結沒有被切斷,縱使一次一次創造的記憶堆疊讓東京的聲音與模樣在心底開始模糊起來,但它以聲音的型態存在我的腦海裡,成為和東京這個城市切不斷的連結。

走入現場傾聽音樂

聲音的記憶開始,從穿越東京澀谷站前的人來人往的交談與旅遊的興奮呼喊,尾隨著夜色降臨與尋找音樂放縱的人群,爬上坡上巷內的LIVEHOUSE,遇見總是因為音樂偶遇的朋友,即使一年半載才能見上一面,但跟著自己喜歡的樂手,拋開束縛沈入黑暗的表演空間之中,日式搖滾的嘶喊、EDM的虛幻,卻意外體驗東京不同的一面。縱使在黑暗退去、樂音停止那一刻,好不容易建構出來的情感交流,驟然消逝心底不斷湧出失落,但一切一切交織錄進自己的旅行音軌,不時混著記憶在心底重現。

一個擁抱,告訴我什麼是溫度

造訪日本數十次,不只有東京,也隨著一些事情走訪其他城市。每個地方都有著不一樣的樣貌,但讓我深深記住的總是人手心的溫度。又是雨日,或許這種天氣總是會忍不住讓故事發生,到東京郊區的故友最後安眠的地方,想和他一起看著他最後望著的一片海景。

總是想起的溫暖

那日搭著電車就往目標地點前去,從車廂滿員越往郊區,只剩下零星幾個乘客,不是老人出遊踏青,就是媽媽帶著孩童,自己在這車廂裡略顯突兀。從電車車站轉搭上巴士,下站雨仍未停,緩坡進入墓園,正巧遇見其家人,縱使沒有見過,禮貌的打上招呼開始談起話來,或許家教即身教,以往從故友的溫暖感染力一定是來自於其家庭薰陶。其家人給得一個擁抱,與告別時的問候,讓因為逃避壓力轉換工作到訪這裡的自己,給了我冬日冷雨也滅不去的暖心,覺得有勇氣去回去面對現實世界中的一切一切。

不知不覺中這裡成為自己的另一個避風港,總在煩惱無人可傾訴時,上網買張機票飛往東京,搭上1.5小時的電車,來到這個海岸,就這樣短短說上幾句,季節裡的風、雨、雪,這些景色都邀我一起看過,縱使已無法得到任何話語回應,但總想著要是你還在能多好,即使如此與你連繫的這股暖意,多年過去一直在心頭。

人生,就是成雙的聖誕節?

人生中每一個第一印象總是最美,再遇見總是難以超越,你說是嗎?
或許帶著夢幻色彩,東京的聖誕燈飾確實在眼底烙印點點夢幻色彩,無法不去注視這個城市。第一次遇見東京聖誕,十二月的季節帶點冷感,因為表演的日程異動,被推著修改日程的機票,讓我巧遇冬日裡的聖誕,縱使沒有白雪相伴。
航班隨著黑幕腳步裡抵達,伴隨著微細雨,縱使如此還是約了在東京就學的昔日同窗一同小酌,找了一家在六本木巷弄內的居酒屋,與現今常見的連鎖店面不同,走進店內迎面而來的霧茫煙色,不是我們熟悉的場域,但朋友以流暢日語與店家對話著,除去厚重的大衣就這樣就坐,兩人不聊正經事,有一事沒一事對聊這半年來的總總,相識友人的近況等等,更傾訴面對即將到來的畢業茫然,外頭的繁華燈景頓時隱沒在煩惱話語之中。

飯畢,外頭還下著雨,只有一把傘撐著兩人,臨時決定繼續在濕冷的街頭晃晃,街旁的街道傢俱與藝術裝置,點上點點光與黑夜相互成映,一晃十年已過,東京仍未成為我的落腳處,但總在聖誕節放下工作,帶著期待飛往東京。

放鬆,體會大師設計的奧義

相對於黑夜裡的東京,這個城市裡帶著豐富的色彩,一去再去也不曾讓旅行失色。不同的城市尺度,讓我一次一步接近它,將一區一區的色彩給擷取而出,從建築景觀、從人群的表情、從自然的景色、從食物的味道,我的東京調色盤,被填上淺草的紅、台場的藍、澀谷的黃、六本木的銀、新宿的黑;這些顏料作為元素,加上遇見的朋友、旅人、在地的人,就這樣繪出腦海中的一幅絢麗記憶。

現代的色彩讓人無法轉開視線,但是隱藏在東京底處的古色,卻是讓人無比著迷,因為工作背景影響,總是注視著空間裡的一切,按開照片資料夾,成千上萬的照片紀錄下那一年一行六人的東京隨行。六個人來自不同的專業背景,研討會議後安排一週的小旅行,走訪大師的建築作品,鑽入小巷找尋特色塗鴉,總是記得陶醉在大大小小的博物館時,一不小心放鬆睡去的自己,相對於之後的來去匆忙旅程,那時是如此的愜意與特別,或許也是成為大人的自己已經找不回的。

因為遇見,才讓對話如此深刻

有笑、有淚、有苦,一提起故事總是停不了,一個一個的挖出來與你分享,一個人的獨遊,三五好友的放鬆旅程,遇過季節裡不同的四季色彩,春日櫻吹雪、夏日清涼綠、秋高氣爽的楓紅、冬日白雪深深,這些旅程中的凌亂文字就這樣以書寫留在泛黃的筆記中。

不知不覺中飛行距離3小時的日本,占了自己的旅遊時間很大的比例;或許貪圖方便,也或許貪戀這一份熟悉感,一次又一次的造訪。故事也在腦海裡不斷地被印上,時不時在和朋友聚會聊天中提到「曾經」,總是又再次找回自己的本心,那一份不畏懼陌生的勇氣,迷惘卻仍踏出的每一步,再次和自己對話相處,讓自己更加優雅從容面對因繁忙而略顯慌亂的自己。
聊到日本旅行,總提起我的「曾經」;酒足飯飽後,總笑著的傻「曾經」。分享幾個曾經的我,想聽你們提起的曾經。

投票已結束

22 件

作者

Peko.C
Peko來自於中文名的倒置,就這樣自然而然成為與朋友對自己的暱稱,即使年紀不小,大家總愛在後面加上chan,但真實沒有可愛只有嚴肅。喜歡隨性行程,喜歡迷路時轉角的不知名風景,在不知不覺中,旅途上剩下一個人,習慣孤單對話卻走得更遠。懶惰加上學習不力,繼續保持著曖昧距離感,但語言不影響自己持續追著心底聲音的解答,在每一日的生活、工作、旅程中。
第一屆Cue日本徵文比賽
參賽文章一覽由此去!

相關文章

工商文章

相關關鍵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