冬天時往往因為太冷懶得出門,疏於鍛鍊。所以出於安全考量,每年的第一次健行我會挑選難度低,誰都能爬的山(或許說是山丘更為貼切)。一方面確認自己的體能狀況,一方面作為鍛鍊的開始,為夏季其他的爬山行程做準備。雖然說是鍛鍊的開始,但是在上山之前最好還是多運動,像是慢跑,鍛鍊一下自己的肌肉和心肺功能。
坊間有很多山岳相關書籍,我通常會翻閱像是「日本百名山」、「關東一日登山百選」這類的書籍,來決定要爬哪座山。這類書籍裡有很多有用的資訊,像是難度、交通、登山路線、登山建議、等高線地圖、各路段所需時間、櫻花花期、楓紅期間、風景推薦度等等,透過這些資訊,可以快速篩選出符合自己需求的山,再去做更進一步的調查與規劃。
這次選擇佛果山是因為,以往想要來趟小健行時都是去高尾山,去了太多次已經失去了新鮮感,所以想要換個地點,而佛果山的難度不高,地點正好是我和朋友都不難到達的地方(小提醒:再怎麼簡單的山,畢竟都還是山,大自然裡有太多的不可預測,因此要爬山的時候最好是結伴同行喔。)。佛果山位於神奈川縣愛川町,從本厚木車站搭公車,一小時可抵達靠近「野外センター前」巴士亭的登山口,或是靠近半僧坊前巴士亭的登山口。
習慣上,沒有其他特別的考量點的話,我會把較陡的坡排在回程下坡,因為對我來說比起下坡傷膝蓋,上坡時坡度陡些不過就是喘了點,是比較可以接受的。因此這次我選擇的路線是從靠近「野外センター前」巴士亭的登山口入山,經佛果山、半原越、經岳,最後從靠近半僧坊前巴士亭的登山口出來的路線,預計費時四個半小時。
從巴士亭到登山口的路上,居然看到了電線桿上掛著發砲注意的標示,意思是,因為這附近是有住家的,讓人射擊時要小心。看了還真是丈二金剛摸不著頭腦。
靠近野外センター前巴士亭的登山口並不好找,我和朋友看著地圖來回走了一會兒仍然不得其門而入,所幸碰到了位當地的老太太,閒著沒事就領著我們到了登山口。進了山後,走了一小段就看到告示牌,寫著狩獵注意。這時才恍然,原來這裡是可以打獵的啊!
接著繼續往佛果山的方向前進,但唯一的路上卻出現了看著有些破舊的鐵門框,和朋友猶豫了一下,是要前進,還是折返。前進的話,很怕誤闖獵區。但是這條路是當地的老太太指的,不至於出錯,而一路上我們也沒看到任何岔路,所以最後我們決定,還是前進吧,如果半小時都沒碰到人,我們再打道回府。

所幸半小時之內我們就碰上了迎面走來的人,打了聲招呼,問了問路,確認我們的確是走在登山道上。爬山時,大家看到人都會互相打聲招呼,在日本就是很簡單的一句「こんにちは」,這招呼是即使累得氣喘吁吁上氣不接下氣,也最好不要省略的。除了出於禮貌之外,更重要的是以防萬一真的發生了什麼事,至少讓人對你有個印象,方便提供搜救的線索等等。有時候除了打招呼也會寒暄兩句,問問前方的路況,或是相互打打氣。
從登山口到標高七百四十七米的佛果山頂,一路都是上坡,坡度是這次路線裡最陡的,總共約費時兩小時,山頂有個展望台。
展望台有些高,因此朋友就懶得爬了,只有我爬了上去,從展望台可以看到群山環繞著宮之瀨水壩(宮ケ瀬ダム)和宮之瀨山彥大橋(宮ケ瀬やまびこ大橋)。登高望遠,總是令人身心舒暢。
展望台旁邊有些木頭桌椅,在那兒我們簡單的吃了點乾糧作為午餐,曬了會兒太陽後,繼續往半原越的方向出發。爬山時適當的休息並吃喝補充體力很重要,至於什麼時候休息,通常是視大家的體力狀況與環境(地形、天色、天候狀況等)而定。但休息也不能休息太久,不能休息到身體冷下來,這樣要再次前進反而會更耗體力,身體流了汗又涼下來再吹風,也很容易感冒。
從佛果山到半原越是緩緩的下坡,費時約一個半小時,從半原越到經岳又稍稍地爬了點坡,費時約半小時。整體來說,這段是好走的,和朋友一路邊走邊聊天,既不會喘速度也沒慢下來。不過或許是因為時間已經到了下午,原本就人不多的山道上,現在更是走了兩個小時也沒碰上幾組人馬。
到了經岳後,心想著一路下坡後就可以回家洗澡睡覺了,心情大好。誰知道,事情並沒有這麼順利。先是有幾段路不是很明確,出現岔路卻沒有指標。一般來說,日本山上的路的標示是很清楚的,特別是很多人在爬的山,就算沒有標示也總有交錯而過的人可以問,真的讓我拿出地圖對著指南針看的狀況少之又少。可能是佛果山實在是太冷門了,連日本人都不見得有聽過,所以標示沒那麼完善吧。所幸那些岔路其實是殊途同歸,最後都匯向同一個點,所以其實不管走哪一條都不至於迷路。

中間有段下坡比較陡,我們走得比較慢,居然在明明沒什麼人的狀況下,接連著被兩組人抄了車。看來今年腿部的肌力還得要多鍛鍊啊!過了這段較陡的下坡後,山道上積了厚厚的落葉,看起來還真是沒有太多人從這上面踩過呢。雖然這個時節應該不至於有蛇,但我還是放慢速度,走路每一步都盡量重重地踩,也拿登山杖敲打前方落葉,希望就算有蛇牠也能自動迴避。
這時候我也發現從經岳開始,我們花的時間比地圖上預估的多了不少,手機的電也剩不多,開始擔心無法趕在天黑前下山,有點兒焦慮。當時內心的小劇場很忙碌,一方面懊惱自己太過托大,覺得預估健行時間只有四個半小時就不必起個大早上山,而且兩個人都沒帶手機充電器。另一方面慶幸,雖然覺得用不到又嫌重,但我還是有把一個裝著求生毯和頭燈等應急物品的小包塞進了包包裡。
我的小包裡放的就是這些東西。每次爬山,以防萬一我都會把這些東西帶著。
哨子:真的出意外時可以用來求救。
羅盤:雖然手機裡也都有羅盤,但因為怕手機沒電,特別是在山區裡很容易因為低溫或是訊號不良造成手機比想像中的耗電,所以我會帶一個傳統的羅盤,迷路時或不確定方向時可以用。
頭燈:爬山時時間如果沒有算好,或是途中出了狀況,很可能會發生太陽下山了還沒出山區的窘況。這種時候有頭燈就能繼續前進盡快離開山區或是到達山屋,兩手也能空出來。頭燈畢竟是吃店的,所以我也會帶備用電池。
求生毯:真的很不幸地得在山裡過夜的話,把自己用這張銀色的求生毯包起來,可以讓自己不要那麼容易失溫。

從經岳開始到半僧坊巴士亭的預估時間是一個半小時,而我們整整花了兩個半小時才抵達巴士亭,但還好有在天黑前下山,可以說是有驚無險。爬山時不斷地確認自己的位置和每段路花了多少時間是很重要的,否則要是天黑了還沒下山,真的會很麻煩。

今年第一次健行的分享就寫到這裡,以後將再繼續和大家分享我在日本的登山健行記事與小知識!
24 件

作者

Rachel
沉迷於旅行和美食之中,喜歡嘗鮮,同時也注重吃得在地,吃得健康。

相關文章

工商文章

相關關鍵字